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女子輸液時死亡 隨后家屬發現藥瓶寫著別人名字

法報視點 04-29 121

今年 1 月 26 日,南昌市進賢縣一名 50 歲女性患者因 " 身體不適 " 到縣中醫院接受治療,輸液時突然死亡。隨后,死者家屬發現,輸液瓶上竟然寫著別人的名字。醫護人員給患者輸錯了液還是一時筆誤寫錯了名字?

4 月 22 日,進賢縣衛健委相關負責人受訪時表示,會積極調解此事,并將追查此次用藥問題。

吊瓶上寫著 " 李艷紅 "

患者輸液時死亡 吊瓶上寫著他人姓名

據進賢縣泉嶺鄉何橋村村民龔建輝介紹,1 月 26 日凌晨,他母親突然說胸口很不舒服,于是他陪母親到進賢縣中醫院看病,到達醫院的時間大概為凌晨 4 點。

龔建輝回憶說,當時接診醫生問母親哪里不舒服,然后母親回答 " 有些胸悶 ",醫生便開始進行診療,過程中測量了血壓,用聽診器聽了心率,之后醫生就開了藥。

" 在辦理住院時母親還和身邊的護士有說有笑。" 龔建輝回憶說,當時他在給母親倒熱水,準備給她服用醫生開的口服藥,這時一名護士開始進行吊瓶注射。" 護士給我母親吊上藥以后,輸液還沒兩分鐘人就沒了。" 龔建輝說," 后來我發現吊瓶上面寫的并不是我母親陳艷花的名字,而是‘李艷紅’。"

根據龔建輝提供的一張當時注射液的吊瓶圖片,吊瓶里是一些黃色液體,吊瓶的一面用黑色水筆寫的名字是 " 李艷紅 "。

是寫錯了名字還是拿錯了藥?

據龔建輝回憶,母親出事以后,家屬拿著吊瓶與醫院交涉,并且報了警。

據新法制報記者了解,1 月 26 日,龔建輝報警后,當地公安部門立即將涉事藥液瓶封存。

4 月 22 日,龔建輝受訪時回憶說:" 我母親被宣布死亡后 3 小時,約早上 8 時,有一名護士反復在病房里詢問‘李艷紅’的家屬在不在,催促去退住院的被褥押金。" 這一情況也讓龔建輝加深了懷疑,難道是醫院拿錯了藥?

4 月 22 日 14 時,記者與龔建輝一同來到進賢縣中醫院。該院醫務科工作人員黃慶生證實,給陳艷花輸液的吊瓶上確實寫有 " 李艷紅 " 三個字。但黃慶生補充道,這并非表示錯拿了 " 李艷紅 " 的注射藥液,因為當日醫院并沒有名叫 " 李艷紅 " 的病人。

隨后,在黃慶生的帶領下,新法制報記者通過查詢該院使用的 " 眾陽健康 " ( 醫療質量控制系統 ) 發現,曾經有兩位名叫 " 李艷紅 " 的女子在該院住過院,一個是在 2016 年 5 月,一個是在 2019 年 7 月,都是孕婦。

" 其實當時護士在注射液藥瓶上把陳艷花的名字錯寫成了‘李艷紅’,而事后死者家屬聽到的‘李艷紅’退被褥也是同一個護士將陳艷花的名字寫錯了。" 黃慶生受訪時說," 事后醫院也詢問了那名護士,護士說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把陳艷花錯寫成了‘李艷紅’。"

針對醫院的解釋,龔建輝仍存有懷疑:" 是否有修改當天就診病例的可能?" 但醫院方表示,修改病人病例一事觸犯法律,他們不可能會做。

死因未定賠償事宜久談不成

1 月 28 日,龔建輝與進賢縣中醫院代表黃慶生進行了協商。據龔建輝稱,院方提出兩種方案:一是協商解決,由縣中醫院賠償 2 萬元;二是走司法途徑,所需費用先由死者家屬承擔。當日調解無果。

事實上,雙方協商不一致也與患者死因未定有關。據黃慶生稱,醫院需按照相關規定賠償,未確定死因的協商金額最高不超過 2 萬元。龔建輝則認為,賠償金額應該在 36 萬元。

" 我院已經在規定的范圍內給患者家屬爭取到了最大協商金額。" 黃慶生受訪時說," 死者家屬也可以去進賢縣醫療事故調解中心調解。若死者家屬不同意,建議做尸檢等,走司法途徑。"

" 我們大約過了 10 天后,到進賢縣醫療事故調解中心去了解。" 龔建輝回憶說," 調解中心又叫我們到進賢縣衛健委去咨詢。" 時至今日,雙方協商還未達成共識。

據悉,陳艷花的尸體一直保存在當地殯儀館。" 幾個月下來,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。" 龔建輝說。

既然爭議早已存在,為何遲遲未尸檢呢?對此,醫院方解釋說,當時有當著死者家屬的面電話咨詢了某醫學專家,專家說 3 個月仍可以查出一般死因。其次,因為那段時間是疫情防控特殊時期,疫情稍有好轉后,死者家屬在 3 月 18 日又突然改口不同意尸檢了。這一說法得到了龔建輝的證實。龔建輝稱,拒絕尸檢因為醫院說費用要他們自己承擔,其中尸檢 1.2 萬元、藥檢 5000 多元。

進賢縣衛健委:將檢驗注射液

4 月 22 日,記者一行來到進賢縣衛健委。該委醫政醫管和藥政科科長黃進受訪時表示,他們得知此事后,便一直在積極處理。

" 經過我委多次參與協調,4 月 20 日,已為死者家屬爭取到 5 萬元的協商金額和這幾個月的尸體存放殯儀館的費用(約 2 萬元)。" 黃進對記者說。但龔建輝受訪時表示,他們還是有些接受不了。

進賢縣衛健委一名副主任受訪時表示,他們不但會積極協調解決這次糾紛,也會繼續追查此次用藥問題。" 到底是患者錯輸了別人的注射液,還是醫護人員在藥液瓶上寫錯了名字,會用科學的方法檢驗出來,并查明所用注射液是否是患者當天開具的藥物。若發現有藥不對單的情況,將會嚴厲追責。" 上述副主任還說," 因為涉事的注射液已經被警方固證封存,需要死者家屬配合進行。"

4 月 26 日,龔建輝告訴記者,這幾天并沒收到醫院或衛生部門的電話。對此,本報記者將持續關注。

律師:若僅是寫錯名字 不算醫療事故

江西宏正律師事務所律師、法學副教授高鵬認為,一名患者死亡的真實原因,不能僅憑一般性描述確定,真實情況必須經過專業及法定的程序得出。醫院方和死者家屬不能確定死因或者對死因有異議的,應當在患者死亡后 48 小時內進行尸檢;具備尸體凍存條件的,可以延長至 7 日。拒絕或者拖延尸檢,超過規定時間,影響對死因判定的,由拒絕或者拖延的一方承擔責任。

回溯到本爭議中,如果經過醫療事故鑒定,認定是因為護士用錯藥或者因為寫錯名字導致患者死亡的醫療事故,對患者家屬承擔賠償責任的主體仍然是醫院。如果僅僅是寫錯名字,而寫錯名字和患者死亡并沒有因果關系,則不會被認定為醫療事故。

以上內容由"法報視點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頭條新聞

頭條新聞

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
熱門推薦

查看更多內容
捕鸟声音下载 福彩中奖规则明细 内蒙古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辽宁11选5怎么攻克 安徽快三在线预测计划 稀土股票 快中彩 宁夏十一选五奖励 新浪股票行情查询 与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公告 福建快3一定牛走势图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