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方方公布武漢日記約稿過程

觀察者網 04-29

4 月 29 日凌晨,方方在微博公布武漢日記約稿過程:

一、關于日記

武漢于元月 23 日封城。

元月 25 日即初一那天,《收獲》雜志主編程永新通過微信向我約稿。下面是我與程永新的對話記錄:

程永新:方方老師,全國都關注武漢的疫情,封城之后武漢人的生活狀態,我們想組織幾個作家,寫個 " 封城記 ",就寫寫日常生活,面對疫情災難的態度,不知方方老師有興趣嗎?

我:我不能確定。我先記錄著再說。

程永新:好好,過段日子再來擾叨。其實面對疫情的人生況味是有意味的。

我:是呀,今天還在說,有這樣的經歷,才能真正體會到人心惶惶。

當時的武漢,雖不像封城前后幾天那樣恐慌,但還是有不少壞消息流傳。這天是大年初一,我幾乎沒有心情寫作。所以,當時我并沒給程永新一個確定答復。但是封城,畢竟史無前例,而我人在城中,也應該記錄一下。

就這樣,我上了微博,寫下了第一篇。當時我并不知道自己的微博能不能用,特意問了一聲,能不能看見。在這一篇里,我明確地寫了程永新約稿《封城記》一事。

因為不是寫日記,也不是寫文章,只是想將疫中所見所聞記錄一下,所以我寫得很隨便,并且也沒有打算天天記錄。初二就沒有記,初三則記了兩篇。因為心里想著只是記錄,以后再寫文章,寫時也沒好好檢查,經常出現錯漏字。我自己還小小地自責了自己,也有讀者教我怎樣在微博上修改錯漏字。

為什么后來被叫作日記呢?印象中是在我寫到十來篇時,某個熱心讀者將我所有零散的記錄匯集一起,取名為《方方日記》,又或是叫《封城日記》。我記不太清了,大概是這兩個名字中的一個。而到了那個時候,我也差不多算是一日一記,于是就接受了 " 日記 " 這個說法。

重點是:

1、它是《收獲》雜志約稿,而不是所謂美國出版社 " 約稿 ";

2、它最初不是日記,而是為寫《封城記》所做的記錄。所以,它沒有必要像日記一樣 " 放在抽屜里 "。

(未完待續)

來源 |@方方

以上內容由"觀察者網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頭條新聞

頭條新聞

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捕鸟声音下载